Hi,欢迎访问金钥匙心理网-专家在线 帮你解决烦恼

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抑郁病人
2016-04-09
林颖

心理医生是一个让人感觉神秘却又敬而远之的职业。有人将它比喻为心灵的垃圾桶。的确,来找我们的患者大部分是愁眉苦脸,因为饱受心灵的折磨,前来求助以期让心灵得以解脱。

阿星是一个24岁重度抑郁症患者,也是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年轻爸爸。多年的止咳水成瘾让其痛苦不堪,几次戒断都失败了,他为此自责痛苦。

一年多来,情绪持续低落,对生活基本绝望的他丝毫没有求助动力。在家人的反复劝导下,他勉强答应住院治疗。

为了让阿星能够安心接受治疗,我在他住院第二天与之进行了初始访谈。

“我为了不让父母难过,才答应住院的。”阿星告诉我他住院的原因,目光无力地看着窗外。一个已经对自己放弃了的年轻人,却还有能量为父母考虑……当时我想。

后来才知道,他目前活着的唯一原因,就是不让父母妻子难过。我向阿星表达了同情,并告诉他自己愿意帮助他。他答应尝试之后,我详细地解释了心理治疗对他的陪伴和帮助作用,并向他嘱咐了保密性原则:除了有自杀或伤人的冲动、触及法律等问题,其他一切信息、隐私都会得到保密。

现在看来,或许是当时阿星对保密性原则没有完全清楚,才有了后来的愤怒;但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疏忽,才让我发现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和计划。

14ea499a61edd351ff5209887de7034c.jpg

刚开始,一切都是那么顺利,阿星越来越信任我,愿意向我倾诉他的心事和经历,告诉我他的孤独与无助,甚至有自杀念头但不会实施的想法。他还说,不想让别人走进他的世界,他只想一个人呆一段时间。但是,他也明确表达他需要心理医生,需要心理医生陪伴他度过这段时间。

我被他对我的信任感动,然而在让他签署了《不自杀协议书》之后,自然也多了一份警觉和关注。

一天下午,在团体辅导活动之后,我无意间看到阿星眼睛红肿。我上前询问,了解到他的确哭过。于是我和他进行了一次谈话。没有想到,这次谈话结束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关系,也让我不得不终止对他的治疗。

阿星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发生了什么,只是重复“一切我都考虑好了,我已经做好决定了!”他给我看了手机微信里的一张图片:一张泛黄的纸上满是鲜血。图片上方写着刚刚重复的那句话。下面有很多他的朋友回复他开导劝告他想开一些。

我心里一惊,有种不妙的预感。可是无论怎样询问,都无法得到阿星正面直接的答复。这是一次我与我的患者周旋的谈话。经过旁敲侧击,我终于了解到阿星打算在出院后实施这个“伤害自己”的计划。“幸好是在出院之后”,我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距离出院还有六天,但是他这个很可能自杀的计划令我十分震惊:一般重度抑郁症的患者是缺乏动力的,也无力实施自杀。不过病情的变化,加上药物治疗期间随着动力的恢复,很可能会增加自杀的动力。

我十分担忧他的情况,向他解释了抑郁症的症状并非是他本身真实的状态,就像感冒时流鼻涕并不是鼻子出了问题一样,这些自杀的念头和冲动也是这个疾病的症状,而非他真实的状态。可是无论我怎样解释,阿星都听不进去了,他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抑郁症。我只好告诉他,这样的风险性我不会为之保密,我会告诉临床医生和陪伴他的父亲。

“为什么要告诉他们?你不是说过要为我保密吗?!”阿星听到我要告诉别人时,惊讶地问我。我向他再次解释保密性原则,可是他坚决说不记得当时有说过不能保密的情况。阿星开始变得愤怒,愤怒我最初没有解释清楚,后悔当天的谈话,并乞求我保密。

此时我的内心感受很复杂。一方面我对自己没有解释清楚保密性感到自责,也理解他内心想保护计划不被破坏的渴望。我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病人?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保密,阿星心里一定会踏实许多,但我也深知,此时的不保密是对我的病人最大的保护,我必须坚持这个职业道德,不能妥协或退让!

关注我们

版权机构二维码

0431-8787-9900

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

用户协议法律声明意见反馈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5 - 2017 吉ICP备12001585号 长春市朝阳区金钥匙心理教育咨询中心